三根皮带绑痴汉

大家看后开心就好ʅ(‾◡◝)ʃ

黄雀(四 完结)

贺红黑道卧底文

写这个文的原因就是因为那天阿瞬给我看了一张阿先的毛毛草稿,那个霸气侧漏啊,瞬间我就跪了,越想越觉得这样的毛毛实在是太带感了。
所以我不管我就让我文里的毛毛是出场人员里最狂最酷最拽的٩◔̯◔۶
因此接下来毛毛会有严重的ooc,预警🚨


贺天面无表情的举着枪,瞟到了红毛旁边的麻袋,用脚尖踹了踹。

“你为什么杀了她。”

“还是你怕她暴露什么?”

红毛憋着口气不说话,梗着脖子冷冷的瞪着贺天。

要他说为了不让你为难我才去的,现在这种情况下简直是个羞辱,被对方嘲笑自作多情,还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看她不顺眼,想杀就杀咯。”

红毛扬起下巴,浑身上下散发着张狂的气息。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贺天的枪口一直贴着他的脑袋。

红毛垂下眼眸低低笑了。

“据我所知,你没有证据证明她是内奸吧。”

“我已经把她和警方暗中联络的内容找到了。”

红毛的笑容戛然而止。

“都是你伪造的!”

“死无对证,你又有什么凭证说是我伪造的。”

贺天眉眼不动,低沉平缓的声音里也未起波澜。

“对了,顺便告诉你,我在你家台式里也备份了一份儿。”

他说着,在眼边张开手掌抖了抖,亮了串叮叮当当的崭新钥匙。

红毛一下傻眼了,他瞪大了双目不可置信的徐徐起身。

“你想嫁祸给我?”

贺天置若罔闻般绕开了这句,兀自转了个话题。

“那我换个问法,那天你为什么不摁遥控起爆。”
“你别倒打一耙!根本就是你没联系我!”
“你觉得如果你去跟其他高层告状,他们会信你,还是信我?”

红毛无言以对的噎住,恨不能扑上去撕碎对方。

“所以一开始你把遥控给我,也是你布局的一环对吗?”

“……是的。”

“然后我这颗弃子按计划就该含冤牺牲了?”

贺天没说话,眸色晦暗得好似化不开的浓稠墨砚。

“贺天,你他妈行啊!真他妈有种!”

红毛的眼睛像是熔炉一样往外冒着火苗。

“我被你玩的团团转!是不是特别开心?特别有成就感?”

贺天突然就不敢直视对面声嘶力竭的红毛,他微微斜过眼珠,握着枪柄的手越攥越紧。

“一切都是情非得已,你我相识一场,放心,不会让你太痛苦的。”

红毛还想再说什么,但喉咙发堵,滚了几个来回也只能发出“呵呵”的朦胧声音,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楞在了那里。

贺天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动容,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放松双肩,深吸一口气,抬起头阖上双眼,反复的抿着嘴唇,犹豫了少顷,才将指尖扣上扳机,缓缓向后一扳。

一阵沉闷的海潮声中,突如其来的“叮”的音调突兀又清脆,是击针被撞特有的声音。

这是一发空枪。

红毛愕然,朝贺天手中的枪支定睛一扫,是个有六管弹孔的左轮。

原来是跟自己玩俄罗斯转盘,真有兴致。

“命不该绝。”

贺天看着枪口戚戚一笑。

“既然如此,我给你一天时间逃亡,之后要是再被我追到,就不是玩游戏这么简单了。”

可能是海边多云,红毛感觉有阴霾遮住了那人的瞳孔,仿佛随时要落雨一般。

后来红毛在一间酒吧消遣的时候得到了条“内奸见一,已除”的消息。

他依旧是副无关痛痒的表情,关上手机放进口袋,让服务员接着开了瓶伏特加。

入口纯净,灌到肠胃却是火辣辣的刺烈,红毛眯起眼,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贺天的模样。

他掏出怀里那个被对方嫌弃过的破烂烟盒,掀开不起眼的普通夹层,看着里面闪着的小红点不断移动,微微的笑了出来。

窗外突然一个白光利闪照的夜空亮如白昼,轰隆巨鸣紧随而至,雷电交加中,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
·
·
·
“老板,我们的频道被监听了。”

贺天他们正在联络走私商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突然摘下耳机,神色慌张的说。

“转27433。”

他们找到警方的信息源不易,但是对方想要摸到他们的,那根本算不上什么难事,毕竟是政/府/机/构,只要有人告知了他们行动的时间地点,筛选一下范围内的卫星信号即可。

自己等这一刻很久了。

贺天强压心底兴奋,用余光瞄了眼正在打电话的首领,手指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从密密麻麻的字符里锁定了一串他搜寻已久的代码。

他将从另一个程序里拷贝出的老爷子身份象征的专属暗语顺着代码发了过去。

很快,一个窗口弹了出来。

“内鬼另有一人,档案已盗,待破解。”

趁着老爷子没注意,贺天把发过来的弹窗拦截下来,然后迅速的敲了几个字。

“23:45,港口2区仓库。”

随即一摁回车,发了过去。
·
·
·
23:40的时候,贺天提前出现在了码头,他观察了圈周围情况,见无异动,打开大门进了指定好的仓库。

“你来了。”

贺天摸着腰间别枪等了一会儿,看见穿着便服的串珠从堆叠的货箱后现身,嘴角抽动一下笑了起来。

“怎么是你?接线人换了?”

串珠犹豫着并没有上前,蹙起眉头打量对方。

贺天没有说话,眼睛漫无目的扫看着地面,只“嗯”了一声。

串珠越看越觉得内有蹊跷,抬脚后退的刹那抽出腰间别枪向贺天射去,同时侧身往货箱后藏。

贺天也立刻翻身一滚打了枪掩护躲到了另一个货箱后面,他背贴冰凉的铁质箱面,努力调整起伏的呼吸,竖起耳朵警惕四周。

周围漆黑一片,只能靠从高处窗口透进来的微弱月光分辨物象。

二人在移动空当间互相补枪射击,一条道下来,贺天算了算自己已经射了九发,而手里这把枪容量的极限,只有十发子弹。

无论如何下一场都是背水一战,成败在此一举,饶是平日冷静沉着的贺天,也不禁手心冒汗。

串珠这边也全神贯注着对面的情况,手腕上的链子已被射散,他从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困境。

就在他屏气凝神的时候,左侧突然冒出“咣当”一声脆响,他立刻举枪转身,然而映入视线的除了漆黑虚无,就只有地面上一个易拉罐,静静地倒在那里,在月色下泛着金属的冷光。

他心中大叫不妙,可是为时已晚,甚至根本来不及回头,后方的子弹瞬间贯穿了他的头颅。

随着他的委顿倒地,贺天那张隐在斑驳光影里的正脸逐渐显现,还未放下的枪口冒着白烟,宣告着这场杀戮的落幕与胜利。

但是贺天并不没有因此放松,他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贺天寻声回望,发现了右侧货箱后的地板上,那个被月光打出的影子正在逼近。

他看到了从黑暗里缓缓走出的那个红色身影。

“你在这儿做什么?”

贺天看了眼对方手中的枪,不禁蹙起了眉头。

红毛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各种不择手段的吞并帮派,除了为博得老太爷的信任,还可以将四分五裂的黑道撺在手里更方便控制,这招一箭双雕,贺警官射的漂亮啊。”

他的眼睛隐在夜视镜下,看不到任何表情。

“没想到吧,是不是特别惊喜?”

“你这是什么意思?”

贺天微微眯起双眸,握着枪柄的手逐渐使力,背脊不自觉紧绷起来,就像一只处于戒备状态的猫科动物。

红毛将食指插在扳机护圈里,绕着它转了一圈枪。

“你说呢,内、鬼、先、生。”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况且我才干掉一个跟我们作对已久的警察。”

说到这贺天还特意踢了踢脚旁串珠的尸体。

红毛没说话,抬起手腕,并指一晃,冲贺天亮了亮指间夹着的一个银灰色打火机。

他曲起食指向下一摁按钮,里面立刻传出了让贺天也不由失色的那个熟悉录音。

“现在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上峰联系过我说放有我档案的电脑被黑,解密只是时间问题,我很可能已经暴露了,你率先站出来指认我,他们就更加不会怀疑到你头上了。”

然后是一阵沉默,间或有两三声海鸥长鸣,直到点烟的声音突兀响起。

“我本来还想找出凶手,亲自给他报仇的,现在……其实早点过去陪他也不错。”

接着唏嘘一叹。

“记得处理我的时候,越狠越好。”

红毛又摁了下按钮止住录音,他歪头轻轻笑了下,双指随意一甩,把打火机掷到了贺天怀里。

“送给你,不记得了话,可以慢慢听。”

贺天心里咯噔一下,他的脑中飞速运转,记忆里自己明明为了躲避窃听,特地打了暗号将见一约在海边,过程极其隐秘,根本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

红毛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斜着脑袋点了点自己的耳钉,坏意的浅笑起来。

贺天当即就明白了,红毛送他的那个耳钉,有问题。

原来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贺天眉毛一抽,觉得自己这回确实大意了。

他的子弹已经用尽,准备瞅准机会冲上去硬抢对方的武器。红毛立刻反应过来,抬手冲着他就是一枪,子弹堪堪擦过贺天的鬓角深嵌到背后的货箱里。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贺天搓了搓发丝笑道。

“还记得那次走私你把起爆遥控机交给我的事吗?你迟迟不打电话给我,那时候我就在想,莫非是你根本就不想毁掉那批货。”
“那串珠应该跟老爷子说了这件事,既然排除了你,他肯定会怀疑到我头上。”
“没错,他是找我说过这件事。”

红毛倾倒身体倚靠向背后货箱,将手臂环抱于胸。

“不过我替你瞒了过去,说你打给我了,是我没有接到。”

红毛咧着嘴,上齿突出的两颗尖利虎牙带了点顽劣意味。

“想问我为什么要帮你吧。”

他舔了舔自己的唇齿。

“其实我还有一个任务,给你点时间猜猜。”

虽然戴着夜视镜,但贺天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那对目光在自己身上霍霍打圈。

“你玩的这么狠,他就没怀疑过你其实是警方安插在组织的卧底?”

贺天冷笑着,眼里似有冰凌花在颤动。

“当然有,直到我把发现串珠身份的展正希的脑袋交给他时。”

贺天听到这句,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果然是你。”

他怫然作色,咬紧后齿瞪着对方。

“是啊,怎么,想给你同事报仇吗?”

红毛视若无睹的冲他竖起食指摇了摇。

“劝你识实务一点。”

他放开手臂,走到贺天面前,从他手中抽出了形同虚设的枪,摁动按钮,空弹匣从枪身脱出,“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把贺天的枪往地上随手一扔,红毛背过他走回原处,两手一撑,坐到了一个半人高的货箱上。

他又接着说。

“后来我觉得见一也很可疑,他在听到展正希牺牲时的新闻忍着崩溃的样子太特别,悄然消失,然后在你摸过手机后又突然出现,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可你后来突然对我说出认为老爷子情妇是卧底的想法,看似推心置腹,其实是在转移视线,旁敲侧击想让我替你除掉她,过后再把一切推到我身上,弃驹保帅,很明显,你着急了,所以我索性将计就计,陪你演下去。”

红毛把罩在眼上的夜视镜向上推,卡至头顶,露出了那对儿敏锐的眸子。

“只是没想到最后,我在你眼里其实并不是驹,坦白说,我有点小感动,更多的,还是觉得这个小警察好傻。”

他赤裸的目光在对方脸上肆无忌惮的睃巡,像是电闪雷劈一样,贺天只觉心中发麻。

“你推测警部也有内奸,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与他见面,只是没想到啊,这个人是串珠。”

他冲贺天偏头,露出了一个天真无害的笑容。

“我说的这些都对吗?警官先生?”

气氛静默了不知多久,“啪啪啪”的掌声响起,贺天喟叹着摆首,为红毛滴水不漏的精彩分析鼓掌。

“演技太好了你,我都想给你打个小金人了。”

“彼此彼此。”

两人相顾而言,却各自心怀鬼胎,笑里藏刀。

“你到底是什么人?”

红毛没说话,向着贺天手中的打火机扬了扬下巴。

贺天借着月光一看,只见银灰色的机身上印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黄雀。

他立刻就知道了,这个组织的大名在道上如雷贯耳,打着危机公关的幌子,实际上是专门负责揪查卧底的,他们有先进的技术与顶级的杀手,以快准狠出名,号称间谍克星。

贺天垂下脑袋,掺着三分愿赌服输的无奈笑意,认命似的摇了摇头。

下一秒,他一把拽住红毛的领口将他拖下来扯到面前,毫不顾忌顶在腰间的枪口,直接欺身覆上了他的双唇,对方也并没有躲开,像是欣然接受挑衅一样,张着嘴直面迎了上去。

这个吻凶狠又激烈,带着股一决高下的对峙气息,又因为此刻的危险而更增刺激,仿佛雄兽缠斗。

双方牙齿相磕,嘴唇也被撕咬见红,血沫卷着腥气弥漫在口腔里,竟是有丝扣人心弦的痛快。

一吻毕,贺天放开红毛,抹了把唇角血色,凑到他脸旁,几乎是贴面耳语。

“贵组织,还带这种业务?”

红毛啐出一口血,扬唇笑了笑。

“附送给你的,特殊定制。”

他的嗓音略微有些沙哑,若不是贺天知道他此刻的目的,还真的要以为他这是像曾经几次那样情难自抑了。

“你现在才出来,这样眼睁睁看着我把你客户的手下干掉,就不怕他们找你麻烦?”

红毛撇撇嘴,一脸无所畏惧。

“无所谓,他们不好惹,我们也不是什么善茬。而且我们还接了一个单子,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任务,你一定很有兴趣知道。”

红毛掀起一边唇角,攀上贺天肩头,也凑到他耳边交颈低语。

“是你们警方的,要我们除掉你们中的内奸。”

他玩味的笑意渐浓,手指慢慢的摩挲着贺天的肩膀,像是一头骄傲美丽的豹子。

“老爷子这边会知道串珠是你杀的,自然不会算到我们头上,而两边内奸俱灭,任务依约完成,我们拿钱退出,这种渔翁得利的事情,我最喜欢了。”

原来那晚高傲嚣张的红毛根本不是醉酒的失态,而就是他的本性,这才是帷幕后面真正的他。

贺天凝视着那人,双眸中流出幽光,像是湮灭的黑炭。

“九月正是黄雀肥美的日子,捕猎的时候,也须防着挟弹人啊。”

“多谢提醒。”

红毛无动于衷的耸了耸肩膀。

“你知道吗?”

他曲指弹了弹贺天的领带。

“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

表白似的一句,却并没有配套的拥抱跟上,对方带着轻描淡写的语气推开了贺天。

“那么游戏结束,现在是收网环节。”

“咔嚓”一声,红毛扣动击锤上膛,缓缓举枪抵住贺天的眉心,单边勾起的唇线弧度越来越深。

他小幅度的偏了下头,对着右耳的袖珍蓝牙耳麦慵懒的说道。

“告诉你们头儿,人已经抓到了,想知道是谁,就带上余款来老地方提人吧。只有一个小时,过期不候。”
·
·
·
警局突然收到陌生人发来的贺天牺牲的消息,想起他确有失联一段时间,派出人手搜查,然而遍寻不到,疑似已惨遭毁尸灭迹。

官方只能为他立了一个衣冠冢,身份档案解密,局里高层都要去参加他的葬礼。

下葬的那日天气晴好,秋高气爽,有鸟雀在电线杆上叽喳乱蹦。

一个满头红发的青年插兜站在路边,观望着贺天的灵车从面前驶过消失于路口,他叼着棒棒糖的嘴略微打了个上翘,顺手套上背后的卫衣帽子,混入了四散熙攘的人流中去。

这芸芸众生里,谁又是谁的局。

END


这篇更得特别赶是因为写完这篇马上开学了面临毕业三次元开始忙起来所以准备淡圈了。
贺红是我第一对儿写文的cp,谢谢一个多月来各位小天使的陪伴和喜欢,这是我最难忘的一个假期😘
咱们在下个圈儿见~继续愉♂快的玩♂耍哈😊😊我还会在你们的粮食下挥舞小红心小蓝手的ヽ(○´3`)ノ
另外脑中还有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皇家海军指挥官贺天x海盗头子毛毛的梗,感觉欧风不太好写所以我一直没敢动笔,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愿意写|・ω・`)
坑都填完了👀除了欠了一个情敌变情人梗对不起 m(._.)m

评论(123)

热度(94)

  1. 锦鲤喵三根皮带绑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
    居然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