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根皮带绑痴汉

大家看后开心就好ʅ(‾◡◝)ʃ

黄雀(二)

贺红黑道卧底文


二人虽然有了那一夜风流,但下了床,各走各的路,见了面也依旧若无其事的打招呼。

“下周三有笔大交易,老板十分重视,要亲自出马,对于我们来说,货到不到手是其次,一定要保证老板的安全,听明白了吗?”
“好的,贺先生。”
“见一,你们同时要进行另一笔交易,若是警方注意到了,也可以混淆下视听。”
“嗯,我知道了。”

贺天安排好了任务,环顾众人一圈,最后把目光停在了那个红色身影上。

“你还是跟着我,不过不用进去,在车里放风。”

红毛抬眼看了他一眼,转了下笔,从鼻腔淡淡“嗯”了一声。



近几日都是酷暑天,偏周三行动这晚起了凉风,夜色之中,天空并无一颗星星,唯有半轮明月如灯似盏,照的路边飞逝后去的景物若隐若现,偶尔还可以看到远处灯塔明灭的塔尖。

红毛将车子停到了港口外面,贺天下车前递给他一部小型遥控器。

“这是运货车辆的起爆控制,要是情况不对我会打电话给你,立刻摁下它。”

红毛接过遥控,举起它对着月光端详。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们怎么不亲自拿着?”

贺天被他问得顿了一下。

“待会儿真要有什么意外,随身带着万一掉落就不妙了,你拿好他,千万别让其他人顺走。”

红毛听了,勾住手环将遥控攥在掌中。

“放心吧。”

贺天又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头。

“注意着点,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络我。”

红毛颔首答应,将车窗全部打开,手肘搭在玻璃上,望着其他车队逐渐消失于夜色,晚风席席,吹得他面颊像是浸入了池水中,有些许凉涩。



贺天他们一条道曲曲折折开到头,才看到了等在出口的军火贩子。

军火走私不比毒品,由于体积庞大,多数在码头进行,所以验货的同时风险巨大,各自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警惕四周动静。

直到有探子跑过来汇报了周围境况安全,双方老板这才下了车,从簇拥的队伍中走出,笑眯眯的握手言好。

“贺天,带人把后面渔船上的货全部搬卸下来。”
“是,老板。”

浓郁的夜雾之下,三三两两的人搬着箱子穿梭在船岸间,一切都发生的悄无声息。

全部卸下之后开箱验货,清一色的新式枪弹排排列开。

贺天回头冲老板郑重的点了点下巴,老头子笑意毕露,对对方又是拍肩又是握手,商量着事成之后去不夜城消遣一番。

这时贺天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提示,不禁压了压眉峰,摁下了接通键。

“老板,见一那边来电话,说他们被跟踪了。”
“这么快就被盯上了?老规矩。”

贺天闻言点了点头,按照吩咐对电话那头下令。

“带着他们逛花园。”

想了想,他又小声添了一句。

“保护好自己。”

这才放心挂了电话。

就在他们装车往回运的时候,“啪”的一声,周围货箱堆的外壳突然裂开,一伙伙黑影从中冲了出来。

“是条子!”

人群中立刻慌乱起来,昏黄的探照灯下,乌漆漆的作战服背后“特警”两个白字格外显眼。

贺天率先反应过来,他立马举枪朝天放了一发。

“掩护好老板!”

他这句话尾音还未落地,就有子弹向这边飞射过来。
枪声次第响起,惊得栖息的鸟雀扑簌乱飞。
这场火拼双方都尽心竭力,弹雨过于密集,封住了贺天他们上车的路线。

“不是说警力都去追见一他们了吗!”

老爷子虽说上了年纪,但宝刀未老,跑起路来一点不含糊,跟着贺天几人在枪林中连躲带藏到了货箱后面平稳呼吸。

“恐怕我们这是中了警方的声东击西。”

贺天趁机换了个弹夹,一个旋身打了两枪。

借着月色,他清楚的看到那个棕发警察正在举枪瞄准。

展正希?又是他。

还没等贺天理清脑海里浮出的丝缕头绪,背后突然“轰”的一声爆炸巨响,贺天连忙盖着老板扑倒在地。

“妈的!是哪个混蛋点爆了军火箱!”

对方痛心疾首,然而贺天这头却松了一口气。证据被毁,抓到了顶多吃几天牢饭,警方无权起诉他们走私的罪名,这意味着他们今晚的埋伏就这样功亏一篑。

贺天眯了眯眼,对身旁老板指了指前方可以通向车辆的货箱间缝隙。

他背贴老板,一路向后射击,任子弹擦过自己的颧骨大腿仍泰然自若,掩护着首领上了车。

仓促着关上车门,贺天挂档给油,“嗖”的一下冲出了这个激战地狱,他一面飙车一面掏出手机拨给红毛,然而话筒里只有嘟嘟嘟的未接听声。

贺天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们带着老板先走。”



红毛这边并非故意不接电话,听到里面枪声阵阵后,他下了车张头探望,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帮忙。
就在他解锁手机准备问下贺天意见的刹那,有辆车贴着他飞驰驶过,驾驶窗户里伸出一只手,顺势夺过他手中的遥控器。
红毛反应迅捷,一把拽住了对方手腕上的串珠跃上去,腋下夹着车门死也不撒手。
那人松开方向盘掰扯着他的手指,趁着松动的空隙使劲的摁下了控制按钮。

红毛看着他的举动有些懵,他以为对方是警察,不想让他们在关键时刻引爆证据,所以才来抢夺他手里的遥控机,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他好像是他们这头的,然而对方带着面具,他也根本无法辨认。

“停车!”

他灌风大吼,猜不到对方为何要让自己人受这种折磨,他的手已经快要扒不住,跳车的风险随时都可能发生。

对方没有理他,依然自顾自的开车,还变着法打弯,甚至找机会与旁边车相蹭以此甩掉他。

耳旁的风呼啸而过,刮得红毛眼眶像遭了刀子一样疼,他咬紧下唇,双腿拼命蹬着车门。

一个想法在他脑中冒出。

如果对方真是老头子的人,那他应该是被安排藏在暗处的,看自己迟迟未摁按钮,以为他有问题,所以才亲自出手。

红毛急了,这样的话,他是抱着决心要让自己死的。

貌似有交警发现这种危险行为,不多时,就有几辆警车拉着灯追堵他们。

对方这下将车开的更猛,红毛努力睁大眼睛扭头观察四周,他急切需要一个合适地点跳车逃命。

可地上全是硬邦邦的柏油马路,这个时速跳出去,非死即残。

就在他咽了口吐沫,心下一横准备冒险一搏的时候,“咚”的一声,从右侧突然钻出来辆黑车,不偏不倚正撞到这辆车头,红毛还没从这场震颤中回神,黑车车门一开,贺天在里面冲他伸出手。

“快上来!”

红毛拉过他的手,一个健步跳进了车内。

“多谢。”
“先别急着道谢。”

贺天冲他吹了个口哨,趁着急转弯之时,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几个利落的穿插,超过前面几辆车子,再迅速将车头打回到入弯方向,后轮甩尾出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漂移,以毫厘之差擦过前面三辆封堵住前路的车子,甩开痛剿穷追的其余警车,冲出重围扬长而去。

“对不起,没能保住遥控器。”
“没事儿,至少目的达成了不是吗?”

贺天看着满脸失落之色的红毛,笑了下,干了一件他想做很久的事——胡噜了把对方的头发。
有点扎手,刺的他的心也痒痒的。

“先回去,老爷子现在应该正在气头上,待会儿你留个心眼,看我眼色行事,尽量不要多嘴。”



等大家都陆陆续续聚到老板豪宅里,到了后半夜,老头子才从卧室里拄着手杖,气宇轩昂的踱步出来。
他的右臂被子弹擦伤,叫来私家医生简单处理了下,缠着纱布,坐进了沙发里。
他挥手退下侍从,自己倒了杯茶,细细啜饮了起来。

“大家都辛苦了。”

他放下茶杯,和颜悦色的看着面前手下们。

下一刻,风云骤变,勃然大怒的他一把掀翻茶几,滚烫的开水泼了众人一腿,然而没人敢吱声退后。

“今晚他妈有内鬼!!”

他面目狰狞,咄嗟叱咤着。

“我他妈损失了上千万!还有七个弟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一甩夹板,奋力砸到了旁边一人胸前。

“半年不到,就狗日的来了两回!”

他竖着眉,森冷炙毒的目光将屋子里所有人挨个扫了个遍。

“见一那小子呢?!”
“去警局保释弟兄们了。”

他看了站出来说话的贺天一眼,稳了稳剧烈起伏的胸腔,又恢复了冷静的态度。

“行了,都回去吧,这个人最好给我小心点,被我揪出来,就不止剁了他喂狗这么简单。”

“是,老板。”

众人重把心放回肚子里,齐齐鞠躬,恨不能把脑袋摘下来表明忠心。

“贺天。”

贺天正欲随着大流转身离开,听到点名背影不自觉的僵了一下。

“有什么吩咐,老板。”

他回头抬眼,正对上了老爷子那双深邃的眸子,瞳色幽幽,凝视一个人的时候,仿佛可以把灵魂都吸进去。

对方没继续开口,只是一味的瞧着他,好像眼里有个透视仪,可以看到他心里。

贺天在这鹰隼般的目光下感觉时间都停止了,周围的空气凝固起来,像是泰山一样压迫着自己。

半晌,那人才徐徐勾起嘴角,露了个平易近人的微笑。

“我看你脸上也受伤了,进去让我的医生也给你包扎下。”

贺天在心里默默舒了口气,面上回了个妥帖的笑容。

“谢谢老板。”

TBC

写完这章我想死一死,脑海中想得情景我都燃了,结果写出来一看我又萎了,大家尽量发挥联想力吧【鞠躬】

评论(53)

热度(78)

  1. 锦鲤喵三根皮带绑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